银月城法师唐曼溪_你看见我的法杖了吗

_(:3」∠)_看不惯狗屎就踢一脚,结果鞋上全是屎,还有狗追过来蹲在我鞋子上拉屎。这只狗真是厉害极了

【千文】不管是谁你们给我娶了她·前前传·救命恩人是弟控只能听他乱讲/和朋友有同样想法会撞到对方是真的

逗比lo主终于军训结束了,我哭给你们看。全文都是lo主我站军姿时候的脑洞。

中秋贺文

不管谁娶她的前前传,千文初遇的故事。

设定:天宇文是源源表舅的儿子。其余设定按照前三篇。

四个人都是小孩子,萌萌的小朋友。

 

这次设定稍微有点多啦,不过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好久没写过东西了目测是写得不好。(⊙_⊙)大家觉得不好的话提一下建议哈谢谢大家

 

题目蛇精病,lo主病很重系列。

本文题目为《【千文】不管是谁你们给我娶了她·前前传·救命恩人是弟控只能听他乱讲/和朋友有同样想法会撞到对方是真的/真正爱面子的处女座是不会在鼻青脸肿的时候出门见人的》

-----------------------------------------------------------------------------

 

 

王源盯着王俊凯刚刚送给千玺的夜光杯发呆,夜光杯在千玺手里,王源眼睛直勾勾盯着千玺手心里的杯子。

 

“王俊凯,我也想要这个。”王源扭头刚好看见对着他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王俊凯,又看了看千玺手里的杯子,回身瞪着王俊凯,“再赏赐给我一个一样的杯子。”

 

千玺本来对手里的杯子不甚感兴趣,不过是王俊凯刚刚随口答应送他的礼物,没想到王源对这个杯子这么上心,突然觉得有趣,于是捏了杯子对着王源晃了晃,“你自己想办法从我手里拿走,我就当是送给你的,如何?”

 

他问的时候已经扭头看向王俊凯,毕竟是小王爷送的礼物,虽说三个人玩得好,但是也不方便随意转赠,也算是在询问王俊凯的意思。

 

王俊凯觉得好玩,很快点了头,对着王源说,“你自己想办法抢下来不就好了。”

 

王俊凯话音刚落,千玺一口气提起来,直接用轻功蹿上树梢,对着王源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里的杯子,一个转身飞上了另一棵树,然后继续用轻功踏着房梁朝着相府的方向疾奔,然后一边飞一边跟王源喊“相——府——见————”。

 

街上的百姓已经被疾驰的残影惊得目瞪口呆。

 

王源气不过,“小千千你给我等着!”一口气提起来刚要用轻功飞上去,刚跳起来离开地面不过三寸,被王俊凯一把抓住给扯了下来。

 

“你再陪本王好好在街上逛一会不成吗?”

 

“不成!”

 

“一会给你买糖葫芦。”

 

“不……不成。”谁要被你的一个破糖葫芦收买。

 

“糖人和糖画也都买给你。”

 

“……好,那现在快买。”

 

 

 

 

王源陪王俊凯逛到傍晚才回家,偷偷从后门钻回了屋子,推开自己房间门,发现床上躺了一个人,吓得差点把手里拿着还没来得及吃的糖人给扔到院子外头去。

 

“阿源?你回来啦……”床上躺着的人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大人们出去赏月了,刚好我有点困,姑妈就让我来你房间找你,我看你没在,又困得难受,就睡在你这里了。抱歉阿源。”

 

原来是表舅的儿子天宇文,刚睡醒的样子很可爱,脸上也不知是热的还是睡的,小脸红扑扑的,还很迷茫地揉着眼睛。

 

王源一心惦记千玺手里的夜光杯,本来想回家把东西放下就用轻功溜去相府找千玺拿杯子,结果没想到表舅一家来家中拜访,天宇文跑来了他房间。

 

若是天宇文看着他跑出去,把宇文一个人留在这里不妥当,让他看见自己从自己屋前腾空飞起来似乎更不妥当,无论如何都不太好。他决定忽悠宇文陪他一起夜探相府。

 

“宇文你会轻功吗?”王源伸手把手里的糖人递给天宇文。

 

“不会,阿源你要教我吗?”睡觉把脸睡得比苹果还红的宇文高高兴兴地接过了糖人拿在手里,看着王源一脸的期待。

 

“不,你源哥我准备用轻功带你去房顶上看月亮。你知道京城的丞相府吧,那里的房顶最高,看月亮最好看了。”

 

“阿源你家不就是相府,那什么时候上房顶?”

 

“不不不我说的是左相府,我爹是右相嘛,左相家的房顶高,月亮也圆。左相家里还有个一笑脸上就有好大坑的公子,特别有意思。我领你去玩呀?”

 

天宇文听见左相府上公子一笑脸上有坑,立刻有了兴趣,他戳了戳自己的酒窝,“是这样的坑吗?”

 

王源伸手轻轻揉了揉宇文的头发,“你那个是酒窝,他那个又不是酒窝,是大坑。”王源想了想那个杯子被捏在千玺手里,还是气不打一处来,干脆把千玺脸上的梨涡喊作大坑。

 

天宇文这边一听,立时觉得易左相家中的公子实在是可怜,年纪轻轻,脸上却有大坑,宇文心中实在是同情这位脸上有坑的公子,“那我们去看看他?”

 

“切,谁去看他,咱们是去看月亮的。”

 

“哦……那也好。”

 

 

 

 

王源抱着天宇文,真气一提便直接飞到了屋顶上,天宇文拿着糖人,十分新鲜地东张西望,看着热闹的街景花灯。今晚是中秋,所以没有宵禁,夜市上熙熙攘攘。天宇文被王源抱着在屋顶上飞来飞去,他低头看街上的什么都十分有趣,抬头看月亮也觉得月亮离自己近了许多。

 

天宇文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十分新鲜有趣,可是王源这边抱着他还要认路,还要躲开人群,而且抱了这许久,他觉得宇文越来越重,一直在从他胳臂这边向下滑,不得已又加了力气抓紧宇文。

 

等飞到相府,王源更是没力气多说话了,两个人坐在房顶上,宇文一直特别开心,坐下来就高高兴兴地看“京城最高的屋顶上”能看到的大月亮。

 

“宇文你好好在屋顶待着哈,我去找千玺打个招呼。”王源稍事休息便准备去千玺那里抢他的夜光杯了,把宇文安顿好,他折身便往千玺房间的方向上跑过去。

 

宇文一个人看了一会月亮,觉得没什么意思,便往旁边挪了一点,换了个位置坐了许久,也不见王源回来找他。他在房顶上觉得自己要被晚风给吹透了,不得已只好抱着肩膀瑟缩在房顶上。

 

千玺左手抱着弟弟,右手提着一壶桃花酿,还拿着王源之前心心念念的夜光杯,坐在了院子里的石凳上,把酒杯酒壶放好,往夜光杯里倒满一杯。

 

千玺低头看了看小小的楠楠,“楠楠,月亮好看吗?”

 

“好看……”楠楠在千玺怀里不安地扭了扭,一直用自己的小手拍千玺的手,朝着千玺身后指过去。

 

宇文坐在房顶上,都快被冻成冰棍了,看着千玺带着弟弟坐在了院子里,和他一起看月亮。千玺是背对着天宇文的,不过他走路的时候一直抱着楠楠,楠楠趴在哥哥的肩膀上一直盯着房顶上的宇文看。等到千玺坐下抱着楠楠看月亮的时候,楠楠一直想回头。

 

千玺察觉了楠楠的意图,抱着楠楠转了个身,顺着楠楠伸手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多多!嫦娥!”

 

天宇文肤色本就白皙,冷风一吹更是冻得没什么血色,今天偏偏穿了一身白衣,冷风吹过去,大概看起来很是像广寒宫里的嫦娥。他坐在房顶上一直盼着有人看见他,能救他下来,看见千玺发现了他,眼睛又睁圆了些许,一张脸更是显得十分可爱。

 

天宇文看见有人发现了他,十分激动,立刻站了起来。结果冻得没知觉的腿很是不配合,一个没站稳,便要向下面跌去。

 

千玺看见房顶上的天宇文马上要摔了下来,立刻飞身上前,在天宇文摔在地上之前,伸右手抱住了宇文。

 

在千玺怀里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左手臂弯里的楠楠对着千玺右手臂弯里的天宇文伸出了手,拍了拍他的脸,“嫦娥多多。”

 

天宇文冻得一直发抖,刚要开口否认,千玺对着他笑了一下,贴在天宇文耳边说,“你今天晚上先叫嫦娥好不好。”

 

天宇文对着他的救命恩人点了点头。

 

千玺看天宇文一直冷得厉害,也不好把他从怀里扔出去,只好继续抱着他。楠楠伸手从桌子上拿了刚才千玺倒好的桃花酿,酒是之前温过的,现在还袅袅冒着热气,楠楠颤颤悠悠把酒举在天宇文嘴边。

 

“酒是热的,你喝一点能好些。”千玺看明白楠楠的意思,然后替楠楠说了出来。果然楠楠点点头,把端着的酒杯再往前凑了一点。

 

天宇文在千玺怀里喝了温热的桃花酿之后很快缓了过来,千玺放他在另一张石凳上坐了。

 

“你就是阿源说的那个左相府里脸上有坑的大公子?”

 

楠楠睁着大眼睛看着他的哥哥,为什么嫦娥哥哥说的话他都听不懂。千玺听了之后干脆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你和你脸上的坑都很好看,”天宇文这么说了,那个救了他的好看的易公子又对着他笑了,“你……是不是叫易多多?”

 

千玺脸上的梨涡越发的深,笑得更好看了,“嗯,是。”

 

 

 

 

那边王源放下了天宇文之后摸到千玺房间,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在桌子上摸索着什么。王源也是穿了黑色衣服,蒙了面,那人也是黑衣蒙面。

 

千玺家里这是遇了贼么,王源这样想着,出手与那个黑衣人打作一团。两人身形相仿,身手也差不多,打了一整晚上,两人把对方都打了个差不多鼻青脸肿,忽然听到千玺哄楠楠的声音。

 

“楠楠得早睡觉,不能和嫦娥多多玩了,以后还让他来找你玩好不好?”

 

“嗯嗯!”

 

和王源对打了半天的黑衣人闻声立刻从窗口一跃而出,王源反应过来,也赶快夺门而出。

 

王源跑到之前把天宇文放下的地方,发现天宇文没在房顶上坐着,而是趴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睡着了,身上披了一件很保暖的披风。

 

王源把宇文身上的披风解下来叠好,然后用自己的披风裹了宇文,抱着睡着的宇文,用轻功飞了回去。

 

千玺安顿好了楠楠,折身回来的时候,看到叠好了的披风,笑了一下。

 

 

 

 

=============================================

其实是王源遇到了想要给他拿回夜光杯的王俊凯,两个人把对方揍了一气。心疼。

 

王源早上想起来他当时只带走了天宇文,结果忘了拿走石桌上的夜光杯差点气晕过去。

 

天宇文从王源的床上睡醒之后一直觉得昨天自己莫名其妙当了嫦娥的故事是一个梦。

 

楠楠天天在家管多多要嫦娥多多,多多欲哭无泪。

 

千玺跟王源说要王源赶快交出嫦娥,嫦娥换夜光杯,他说完把王源都听愣住了。什么嫦娥,小爷我被人揍得鼻青脸肿心情不好你不要和我说话。

 

王源心情稍微好一些的时候拉着千玺去找王俊凯玩,小王爷闭门不出,自称心情不好不想见人。王源揉了揉额头在想为什么王俊凯会心情不好的时候按到了自己头上青了的一个大包,眼泪都快疼得掉下来了也没明白王俊凯为什么心情不好。

 

 


热度 ( 130 )

© 银月城法师唐曼溪_你看见我的法杖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