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城法师唐曼溪_你看见我的法杖了吗

_(:3」∠)_看不惯狗屎就踢一脚,结果鞋上全是屎,还有狗追过来蹲在我鞋子上拉屎。这只狗真是厉害极了

【千文】不管是谁你们给我娶了她·后传·你们是来看表嫂子还是来拆房子/没好事就是没好事/表哥回来就说家

这个是不管是谁你们给我娶了她/表哥你才是人生赢家/不听领导说话的不是好下属的后传。

正篇的前传是【千文】不管是谁你们给我娶了她·前传·老子的毛不见辣好烦啊

本篇的题目是:【千文】不管是谁你们给我娶了她·后传·你们是来看表嫂子还是来拆房子/没好事就是没好事/表哥回来就说家里遭了贼我们是被贼用迷药放倒的

看题目觉得我是神经病的不要跑!看完文你们就知道我真的是神经病了!



人设是:凯皇x源将军,千左相x小侯爷宇文

表哥和天宇文都是皇上姑姑的儿子【皇上的两个姑姑的儿子

不得已让表哥年龄最大了,表哥,真是对不起你。表哥我又坑害你了,没事,表嫂漂亮就好。

食用愉快~\(≧▽≦)/~

 

 

 

 --------------------------------------------------------



 

王俊凯带着王源来了卫煜家门口,两个人敲门半天没人理。

 

他俩又站了半天,感觉似乎一个仆役也不在的样子,正要转身离开,一只硕大的花公鸡从墙上蹦出来直接掉在王俊凯头上。王源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惊慌失措的公鸡。

 

“诶,千玺,它飞出去了!”天宇文的声音从墙里传出来。

 

王源听了之后,提着这只毛色光亮还一直试图啄他的大公鸡,中气十足大喊了一声,“天宇文你给我开门!”

 

王俊凯低头看了一眼,这不是表哥最喜欢的斗鸡么,京城最好的斗鸡,就这么被天宇文活活撵出屋子来,又被王源毫不怜惜地掐着脖子提着。

 

屋里肯定没好事。

 

天宇文开了门,千玺就站在他后面。

 

“今天朕是微服出行,你们就不用……”王俊凯说话说了一半,发现天宇文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而是直接跳在王源身边,“阿源快把这只鸡给我,一会让千玺烧给你吃,千玺说他今天要亲自下厨做东西吃。”

 

“你们怎么在表哥家里,表哥人呢?”王俊凯只好换了话题,这次问千玺,应该没什么纰漏了。

 

“宇文前几天说要看看他表嫂长什么样子,一定要拉着我过来,刚好遇上卫侯夫妇要启程去大长公主殿下那里住几天,于是卫侯便把宅子托付给宇文和我了。卫侯还把所有的仆役都带走了,我们两个也乐得清静。”

 

“我也是想来看看表嫂……既然表哥表嫂不在的话……”

 

“皇上和将军在饭厅等一会吧,就差烧鸡一道菜了。”

 

“这个不是卫煜最喜欢的斗鸡……?”王俊凯实在是忍不住,准备提醒他一下,还是不要误烧比较好吧。

 

“这个我知道,不过宇文想吃当然烧给宇文吃。”

 

你就当我没说好了。

 



天宇文领着王源到了表哥的后院里,后院里种了一片湘妃竹,清风徐来,竹枝轻摇,真是好意境。

 

“这竹林真是好看,宇文,还记得我在边疆的时候教你的一套剑法吗?”王源拔出了长剑,剑光冷冽,“我再舞一次,看好了。”

 

王源身姿灵动矫若游龙,一套剑法比划下来,宇文站在一旁,竟是看呆了。

 

王源收了剑,拍了拍宇文的肩膀,“你没事可以多练一练,这套剑法不甚花哨,防身也是极好。”

 

说着便去了饭厅,留了天宇文一个人在竹林里。

 

都到了开饭的时候,也不见天宇文回来,王源领着千玺去竹林找宇文,王俊凯不想自己一个人被留在饭厅,于是也跟上他们。

 

这还是表哥最喜欢的竹林么!王俊凯看着满地的残枝败叶,顿时目瞪口呆。

 

宇文兴冲冲地收了剑,冲到千玺身边,“千玺,刚刚阿源教了我一套很厉害的剑法!我学会了!”

 

千玺非常宠溺地摸了摸宇文的头,“好,回头你舞给我看,先去吃饭。”

 

王俊凯看着被削成一段一段的竹子,觉得表哥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杀了天宇文的。他扭头看了看王源,王源也是盯着竹林发呆。

 

“宇文他……”宇文和王源关系很好,王俊凯想,该怎么和王源说这件事的严重性呢。

 

“宇文的悟性真的很好,这套剑法我只教过他两次,这剑气已经能控制得很好了,你看这竹子的断口,很平整。”

 

“对啊,是很平整,宇文他的悟性是很好。”王俊凯立刻改了口,顺着王源的话说。

 

 

 

 

饭后到了就寝时间,千玺本来是带着别样心思的,奈何宇文一定要拉着他练剑。

 

练剑又如何,反正……也是会和以前一样直接输给自己。

 

反正?

 

千玺手中的剑被宇文一招打飞,千玺自己也没想到宇文的剑法竟然进步这么快。

 

千玺把剑捡回来,不得已认真起来,可是天宇文的剑法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

 

当他一剑刺过来的时候,天宇文变个剑招直接挡下来,然后直接向前刺去,迫得千玺不得不后退,宇文此时立刻补上几剑。

 

天宇文毕竟是去战场上待过,又得了王源指点。千玺虽然不能让天宇文取胜,但也决计无法让宇文输给自己。

 

 

 

 

与此同时,另一边王俊凯今日受到这许多惊吓,也是心情不好,偏生王源刚刚舞剑舞在兴头上,非要拉着他比剑。

 

王俊凯心情十分恶劣,和王源比剑的时候全是又快又猛的打法。

 

两个人很快就打累了,王源架住他的剑,“好啦,我认输了。”

 

王俊凯本来以为王源会和他住一个房间的。可是王源竟然……朝另外的房间走过去了!

 

 

 

 

王俊凯在走廊里遇到了同样心情不好的易烊千玺。

 

“千玺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助眠的熏香,最近宇文貌似睡得不是很安稳的样子,大约是刚从边疆回来,还是不太适应。”

 

“啊,那个……朕最近也是睡得不太好,你也给朕一点。”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带着某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分别跑到小侯爷和镇北将军的房间里,换了他们的熏香然后点了起来。

 

然后两个人各自去沐浴了,卫侯家里还引了几股温泉在大小各异的几个池子里。白烟袅袅,水温适宜,实在是解乏。

 

王源沐浴回来,从千玺房间的桌子上取了一点助眠的香料之后去了王俊凯屋子里,把熏香换成助眠的香料。

 

刚刚千玺和王俊凯说话的时候,刚好离自己泡温泉的位置不远,两个人说的话他都听了个一清二楚。王源想了想,王俊凯整日操劳,国务繁重,的确是睡得很少,既然这几天他要歇两天,不妨让他好好休息。

 

天宇文倒是最近过得很舒适,他自己洗好了澡,跑到了千玺房间里,看到千玺桌子上放的香料。

 

“嗯?千玺还自己带了熏香?千玺最近很照顾我,我也帮千玺干点活,来来来我来帮你换上新熏香。”

 

 

 

 

四个人最后各自在自己房间睡到自然醒。

 

王俊凯之前说什么来着,没好事就是没好事。

 

 

 

 

 

================================

也是十分心疼陛下。

热度 ( 88 )

© 银月城法师唐曼溪_你看见我的法杖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